深圳玻璃有限公司

北京报道,医疗器械集中采购开始指向骨科耗材生产企业。 11月20日,淄博市医保局发布《淄博-青岛-东营-烟台-威海-滨州-德州七市采购联盟部分医用耗材现场协商结果公示(四)》 》,正式公布了7项市采购联盟对部分带量采购医用耗材的评选。联盟在7个城市采购了600多家医疗机构,产品涵盖了93家企业的10大类创伤骨科产品和8大类血液透析产品。其中,骨科产品平均跌幅为67.3%,单品跌幅最大为94%。在骨科耗材制造商中,强生只是收集数据,不明确第二批国家集中收集项目。预计明年骨科耗材全国集中采购将推进。首都医科大学国家医疗保障研究所副研究员姜长松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骨科耗材是第二批国家采购的重点方向,但同时也取决于集中采购后冠状动脉支架的落地情况。据专家介绍,带量采购的医疗器械品种具有“用量大”、“价格高”、“市场竞争充分”、“临床使用成熟”、“完全进口替代”五个特点。因此,上述山东集采指向的是技术门槛较低、进口替代率较高的创伤领域。该领域市场占有率排名前五的公司是:强生97亿元,同比增长60.93%。而且,大博医疗的股价也在今年医药板块的景气度中创下新高。年中,大博医疗股价最高达到119元,但截至11月25日晚间收盘,大博医疗股价为69.26元,几乎减半。威高2019年营收103.64亿元,同比增长17.66%;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8.45亿元,同比增长25.25%。但今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增速放缓,营收和净利润仅增长3%左右。杨松认为,山东集中采购将对企业利润产生一定影响。由于骨科植入耗材的特殊性,获奖产品仍需支持台湾等服务。他预计,此次山东集采对厂家出厂价的影响将在10%到20%之间。专家建议加大研发投入。国产骨科植入医疗器械大致分为创伤、脊柱和关节三大领域。其中,创伤类占比最高,进口替代已基本完成;第二类是脊柱类;人工关节器械技术门槛高、操作难度大,进口替代速度相对较慢,国产化程度最低。中国药品监督管理与研究协会副秘书长王保亭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国际企业在骨科高附加值耗材方面仍有较大技术优势,部分原材料中国企业仍需进口。威高骨科也在招股书中提到,目前国内骨科医疗器械生产企业需要采购PEEK棒、陶瓷球头、内衬里等原材料,以及数字化自动分切机床等先进加工设备。在集中采购的背景下,企业该如何调整战略?广州众诚医疗器械产业高级研究员郑科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企业应布局高端骨科植入产品,如可降解产品,以增强市场竞争力。 ;完善销售渠道,布局海外市场和国内民营医疗机构。完善供应链体系,启动原材料市场,尽可能降低成本。杨松认为,对于龙头企业来说,首先可以拓宽产品线,扩大销量,提高市场占有率。目前,国产骨科植入耗材仍有较大的进口替代空间。在创伤领域,大博医疗、威高等龙头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仅在10%到20%之间,仍有较大的市场份额。市场空间可以促进国内产品的销售。二是企业可以通过加大研发投入、加强产品创新、增加高端产品销售等方式形成竞争优势。就 R 而言